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史 -> 收藏
質絢文光——書法鑒賞
2019-11-13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文質彬

 

絹本 (宋) 米芾《蜀素帖》

  米芾《蜀素帖》,絹本,縱29.7厘米,橫284.3厘米,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

  《蜀素帖》是米芾于元祐三年(1088)所創作,上書米芾自作詩八首,主要內容為游記和送行之作。通體筆法跳蕩精致,結體變化多端,筆勢沉著痛快,章法和諧中見變化,自然天真,世稱“天下第八行書”。

  米芾(1051-1107),初名黻,后改芾,字元章,時人號海岳外史,集書畫家、鑒定家、收藏家于一身,書法與蘇軾、黃庭堅、蔡襄并稱“宋四家”。

  釋文:

  入境寄

  集賢林舍人揚帆載月遠相過,

  佳氣蔥蔥聽誦歌。

  路不拾遺知政肅,

  野多滯穗是時和。

  天分秋暑資吟興,

  晴獻溪山入醉哦。

  便捉蟾(蜍共研墨,

  彩箋書盡剪江波)。

 

玉質 (東周) 侯馬盟書

  侯馬盟書,玉質,現藏山西博物院。

  “侯馬盟書”又稱“載書”,共有5000余件,1965年山西侯馬晉國遺址出土,是春秋晚期晉國趙鞅與卿大夫訂立的文字條約。毛筆書寫,屬春秋晉國官方文字,大部分是朱紅色,也有小部分是黑色,較清晰。玉片大小不一,字數有多有少,多的200字左右,少的十余字。書法犀利簡率,舒展而有韻律。

 

 

骨簽 (西漢) 未央宮刻文

  陜西西安的未央宮中央官署遺址所出骨簽63850件,其中刻字者57482件。骨簽大多以牛骨為原料,顏色以白、黃為多;尺寸接近,一般長5.8-7.2厘米,寬2.1-3.2厘米,厚0.2-0.4厘米。作為當時的中央檔案館資料,文字細小,近于“微雕”,最小的1平方厘米內刻兩行十多字,每個字甚至不到2毫米見方。骨簽文字沒有磔角、波勢,只有結體的詭異變化和線質的直曲對比。

  釋文: 始元六年河南工官守令秦守丞畢護工卒史不害作府嗇夫日佐相冘工充昌(咯哆)工絡造。

 

釋文: 力六石十五斤。

 

瓷質 (唐) 長沙窯詩文壺

  長沙窯詩文瓷壺。現藏湖南省博物館。長沙窯窯址位于湖南省長沙市望城縣石渚湖附近,唐時稱為石渚窯,融合了南北瓷藝,創新出別具一格的彩瓷,是我國第一座彩瓷之窯。此外,長沙窯還是第一座將書畫藝術與制瓷工藝結合的瓷窯。長沙窯茶酒具上的詩文,絕大部分為《全唐詩》所不見,開辟了用詩歌、警句裝飾瓷器的先河,是世界上詩詞民諺最多的古瓷。

  釋文:春水春池滿,春時春草生。春人飲春酒,春鳥弄春聲。

 

釋文:一別行千里,來時未有期。月中三十日,無夜不相思。

 

貝葉 (近代) 弘一法師經文

  罕見的弘一法師所書貝葉經文,用筆平和,結字天然,筆意尚能見到魏碑和歐楷痕跡,其中年時期作品,尚未完全脫化。

  李叔同(1880-1942),字息霜,別號漱筒。近代史中著名音樂家、美術教育家、書法家、戲劇活動家,中國話劇的開拓者之一。剃度為僧后,法名演音,號弘一,被人尊稱為弘一法師。

  釋文: 急疾作意,不待時節。早起晚罷,乃至身疲。是謂速作精進。沙門一音。

 

  釋文:自法性有功德,見性是功,平直是德。內見佛性,外行恭敬。沙門一音。

 

帛書 (西漢) 馬王堆帛書

  馬王堆帛書《老子》,現藏湖南省博物館。1973年在湖南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是研究西漢書法的第一手資料,由此可見漢隸從篆向隸的演變軌跡:用筆沉著、遒健、含蘊、圓厚;章法獨具特色,既不同于簡書,也不同于石刻,縱有行、橫無格,長度非常自由,有強烈的跳躍節奏感,呈現出灑脫自如的意趣。

 

綾本 (清) 王鐸行草豎幅

  王鐸行草豎幅,綾本,縱262厘米,橫55厘米,現藏上海朵云軒。

  詩境蒼郁,字勢縱橫捭闔。以其詩文、筆意推之,約為45歲時作,書風明顯轉向含蓄蘊藉。“容、離、可、明”,行筆從容、著墨潤澤、沉雄渾厚;“虛、亭、人、相邀”,蒼勁老辣,筆勢洞圓,神完氣足。通篇氣息靜穆,躁氣漸退。雖一些字間連帶、結體上仍可見使力痕跡,不夠自然,但正是處于書風轉變時期。

  王鐸(1592-1652),字覺斯,號十樵,謚文安。明末清初書畫家。書法與董其昌有“南董北王”之稱。

  釋文:

  □花然旅意,客裔酌虛亭。

  寇驚離人歇,簫音入雨靈。

  杏桃春內冷,天地夜來青。

  可耐酬明生,鐘山有茯苓。

  樊君相邀。翔南老親翁正。

  古時中國,陶文和甲骨文、金文之外,能以最正規、最嚴肅、最慎重的方式施以書寫鐫刻者,是玉冊,又稱玉版、玉片。在書法史中,太多人對甲骨文、青銅銘文、陶文、竹木簡牘之書和簡帛之書習以為常,紙張之書更是橫貫兩千年。反觀“玉書”,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存在?山西侯馬盟書就是罕見的書寫在玉片上的字跡,共有五千多片。除此,書法的材質其實還有很多。米芾《蜀素帖》(圖1)的風格無疑和材質有很大關系。“蜀素”所用之絹是四川織造的名貴品。卷上的烏絲欄是織出來的,專供書寫使用,因蜀素粗糙,充分體現了米芾“刷字”的獨特風格。由于絲綢織品不易受墨而出現了較多的枯筆,使通篇墨色有濃有淡,如渴驥奔泉,更覺精彩動人。因為絹面粗糙,書寫時須全力以赴,故董其昌在《蜀素帖》后跋曰:“此卷如獅子捉象,以全力赴之,當為生平合作”。

  近世所發掘的西漢“未央宮骨簽刻文”(圖2),用的還是牛骨,但文字、書體和甲骨文相比根本不同。非常神奇的是,“未央宮骨簽刻文”字形非常細小,已經近乎“微雕”性質。古時沒有放大鏡,是如何做到的?僅憑借個人感覺就能“納須彌于芥子”?同樣的例子,卻又是相反的情況,《泰山經石峪金剛經》那么大的字,那么多的字,古人沒有航拍,又是靠什么來把握全局的?只能說,靠的是感覺,一種超人的能量。就像人在臨終之前,一定要等必須見面的那個人。一旦將個人智商發揮到極限,就會無堅不摧、無所不能。

  唐人懷素少年家貧,買不起紙張,就找來木板,刷上油漆,在木板上練字。后來,索性在寺廟周圍種植了很多芭蕉,芭蕉長大后,摘下葉子練習書法,老的芭蕉葉摘光了,小的芭蕉葉不舍得摘,懷素就站在樹旁寫,刮風下雨,從未間斷。這就是著名的懷素芭蕉練字;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是,弘一法師曾在貝葉上抄寫書法(圖3),極其罕見。唐僧西天取經,帶回來的正是這種貝葉經。貝葉就是貝多羅樹的葉子。貝多羅樹是一種生長在熱帶的木本植物,葉子寬大、質地細密,經過特殊加工,就成為取之不竭的書寫材料。經過特殊處理,貝葉經不僅防蟲、防水,還經久耐用,歷經千百年而能形神不改。

  書寫材質當中現在還沿用的有瓷器和陶器,這是國人的發明,也是中國文化的重要基因之一。陶器造型來自對于女性身體的模仿;與許多文化形態一樣,瓷器本身包容了很大的文化含金量。瓷與詩、瓷與茶、瓷與酒、瓷與繪畫、瓷與書法等構成了復雜的文化綜合體。

  統而觀之,中國人無疑極為注重材質之美。紙張發明前,善于利用各種材質,并將其性能發揮到最佳。宣紙發明之后,書法創作處于一種“固化”狀態,都是規整的標準,這顯然很不利,而有利之處在于,宣紙是軟的,墨色可以極盡變化,書法呈現出黑白世界之美。經典的書法作品雖然價值連城,但在外界的暴力面前,卻極其脆弱,輕輕一撕,就會粉身碎骨,更不用說天災人禍,大批珍貴的書畫就這樣灰飛煙滅,就如帕斯卡爾所言:“人是一根脆弱的蘆葦,唯有思考賦予其永恒的力量。”(文質彬)

【編輯】:荷蓬   【責任編輯】:任嵐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寧ICP備16000719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彩票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