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史 -> 收藏
《書法課》誕生記:定位“漢字文化 藝術審美”
2019-08-02   來源:美術報   作者:陳振濂

  原標題:定位:漢字文化 藝術審美

  編輯中小學書法課“課堂教學”的啟蒙入門教材,首先要解決的是一個定位問題。如果再關連到弘揚書法傳統藝術的“社會文明實踐教育”的入門教育,更是必須有一個是非分明的立場問題:學書法,究竟是學文化技能?還是學藝術審美?

  寫字本來是掌握文化技能,是人際交流傳遞語言意義的需要。過去的農村私塾,絕不會奢談書法美;學習漢字的識讀寫,會要求端正整齊美觀但不是藝術表達。民國時廢科舉興學堂設“習字課”,直到今天的小學有“寫字課”。第一不是“書法課”而是歸屬于語文老師擔綱教學的語文習字課,從識字寫字讀字用字開始,重視的是字義字形,而不是“美”。強調的是它的文化功用,并沒有明確的藝術目的。再進一步推衍,如果書法是藝術課,那在邏輯上應該與音樂美術舞蹈課并列,而肯定不屬于語文算術外語課的序列——換言之,目前我們看入門階段的寫字學習,首先是知識教化而不是審美感知。

  教育部在2011年即下發通知,鼓勵倡導“書法進課堂”。尤其是在中小學設置獨立的“書法課”——把原有的課名“習字課”(寫字課)改為“書法課”,這必然預示著一種位置的轉換:如果還是只提倡要小學生寫好字,隸屬于語文課的“習字課”完全可以應對,沿用舊名,毋須另改新課名。即使是想把語文課中識讀寫的“寫”獨立成課目,“寫字課”這個名目也毫無違礙,足可沿用承接,順應長久以來的公眾共識。那么,特意在新時期的2011年及其后數年,之所以反復提是“書法進課堂”,是開“書法課”,當然應該包涵了一個關鍵事實:今天倡導中小學開“書法課”,其立場目標必定不同于原有的“寫字課(習字課)”,而必定是在“寫字”的基礎上有新時代的意義展現:除了古往今來一以貫之著力于對“習字”這一文化技能獲得的已有目標之外,更要包含著對漢字審美文化和傳統美學的不懈追繹。換言之,一個小學生不但要寫漢字寫得好,還要通過書法學習領略、體驗、感悟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漢字文化”之美,找到哪怕是最粗淺最初步的中華美學精神和民族傳統文化藝術表現規律的種種美感。“習字課”的書寫要求只要端正整齊,點畫規范,而“書法課”的書寫實技練習和經典觀賞,卻是為了把握一種獨立的中國特色的“美”。

  當然,憑空的認知而沒有實踐技巧的支撐,那是浮光掠影、霧里看花,無法獲得真正的穩定的有價值的甚至是可以追溯的體驗。但關鍵是在于,書寫實踐技巧練習的目標變了。技能的掌握不再是唯一,而在書法課學習過程中如何培養一個孩子的想象力、推演力、觀察力、判斷力、表現力,在課堂上充分講解啟發鼓勵但不拘滯于小學生在練習時的一筆一字的好壞,便成了今天“書法課”(審美)不同于過去“習字課”(文化技能)在性質上的根本區別;也構成了今天書法課教師的教學素質基本功要求和美學修養的崗位要求和職業要求。它完全不同于過去“習字課”教師的語文課識讀寫立場的文化技能練習的定位、和不關心引入書法美經典的原有偏頗。一個現成的例子,是過去中小學寫字教學中特別強調“規范字”的書寫,但因為用的古法帖中不但有大量繁體字而且有著比比皆是的不規范寫法,這讓教師們非常撓頭:對于一個小學課堂講解而言,規范字是一個底線:不規范必然是不好的,但它又是幾千年書法史經典,誰也不敢說它不好。于是含糊其辭的同時,為了守住語文課的規范漢字的底線,只能找今天的教師書寫習字范本讓孩子們臨摹,規范問題當然是解決了;而本來可以“潤物細無聲”地滋潤小學生一輩子的對古代書法美學傳統的體察感受,卻也因此蕩然無存。仔細想來,豈不是太得不償失了?

【編輯】:荷蓬   【責任編輯】:任嵐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寧ICP備16000719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彩票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