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史 -> 收藏
著名窯口:大俗大雅定窯瓷
2018-06-04   來源:石家莊日報   作者:雅昌

 

北宋定窯白釉印花云龍紋盤

  定窯,是繼唐代邢窯而起,在邢窯的影響下燒造白釉瓷的河北的一個著名窯口,屬宋代五大名窯之一。此窯原為民窯,北宋年間,因一度燒造宮廷定燒瓷而聲名鵲起。

  宋代定窯以燒造白釉瓷為主,同時兼燒黑釉、醬釉、綠釉等所謂黑定、紫定、綠定、紅定等彩色釉的定瓷品種。這些彩釉品種是在白瓷胎上罩上一層高溫色釉而燒成。

  定窯的胎質十分堅密精細,胎薄而顯輕,胎色白凈而略顯微黃。無論白定還是各種彩色釉定,均是如此。定窯施釉較薄,釉薄處能見胎色,白定釉色多數為白中微閃黃色;黑定所上的黑色釉猶如黑漆一般,釉面特別光亮;紫定其實并非紫色,而是醬黑色釉,釉面施釉不太均勻,常出現深淺不一的現象;書載有紅定一說,但至今尚未見到實物,所見殘片上也只是在醬釉上有紅斑而已。因此如在市場見有紅定出現,需要特別小心對待。

  北宋早期采用正燒法,因而盤碗口沿多有釉。中期以后盤碗采用覆燒法,為防口部粘釉,因此將施滿釉的盤碗在口沿處刮去一圈釉,露出胎骨,燒成后盤碗的口沿就有一圈露胎毛邊的“芒口”。為了美觀,在一些高檔的盤碗口沿上,常鑲上金、銀、銅質的扣,這就是所謂的“金裝定器”。這是定窯創燒的一個獨特的制瓷工藝特點。仿品通常采用硬器將口沿敲毛,再涂以污垢做舊,冒充“芒口”;或者在沒有“芒口”的盤碗口沿上也包上包口。仔細觀察,容易鑒別。

  鑒定宋代定窯白釉瓷,從胎釉的角度,可以從以下四個方面去辨識:一、要有玉質感。宋代制瓷以有玉質感的為上品,特別是作為宮廷燒造的瓷品,更是必須要燒出玉質感來的。因此,一件定窯瓷器物上手,首先要看有無玉質感。真品應是釉水瑩潤,富有靈動之氣,就如白玉一般的。仿品因胎釉原料和燒造溫度等不易掌握,一般都是氣韻呆滯、釉色蒼白,無玉質感可言。個別能燒出玉質感來,但常見色彩顯新。

  二、釉色如象牙之白。五代之后,定窯器施釉前已不施化妝土了。所施白釉的釉水為白中閃黃,所以釉面之色呈所謂的“象牙白”色。少數質差的釉為白中微閃灰黃。白定釉面呈半透明狀,因為施釉較薄,所以薄處能隱約看到胎色。在器物的折腰處可見積釉呈淺淺的黃綠色。積釉處氣泡稀疏通透,大小不一。這也是一個鑒定時要注意的要點。仿品因掌握不了定窯特定的燒成氣氛,故難以燒出“象牙白”的釉色來。釉色常不是偏白就是偏黃,在器物折腰處也難見淺黃綠色。

  三、要見“竹絲刷痕”。定窯的制胎工藝中,在胎半干之時,有用竹絲刷子旋修這一道工藝,因此在胎面上就留有一些“竹絲刷痕”。定窯因為施釉較薄,燒成后,在釉薄處透過釉面就隱約可見竹絲修胎所留下的刷痕。這是定窯瓷的一個基本特征,在鑒識時必須特別留意。仿品中常不見這種“竹絲刷痕”。有的做了,但做得生硬拙劣,不夠自然。

  四、釉面常見“蠟淚痕”。這種“淚痕”是由于上釉不均勻,入燒時釉水垂流所致。垂流釉的下部似蠟淚狀凸起,球面下部呈淺水綠色。這種“淚痕”只出現在盤碗的外部。有否“淚痕”也成為鑒識是否北定的一個基本特征。當然,不是每一個定窯瓷都有“淚痕”,但有“淚痕”比沒有“淚痕”的要容易確認。一般的仿品是較難做出來這種“淚痕”的。

  定窯到金代,胎釉和工藝上有一些變化。雖然胎質仍潔白細膩,但釉色多呈乳白色。工藝上雖承接了“覆燒法”,但在工藝上又有所變化。即在許多盤碗的內心刮去一層釉,露出胎骨,然后疊燒,這露胎處通常稱為“澀圈”。

  定窯在宋代時就有仿燒。仿燒的窯口,無論北方或南方各窯的產品,與定窯相比,都是大同小異。北方定窯系諸窯雖仿制定窯的制瓷風格,但一般都不采用覆燒工藝。特別是宋王朝南遷之后,一部分定窯工匠也跟著南遷。于是在景德鎮等窯口也紛紛仿燒定窯瓷,出現了“南定”、“粉定”、“土定”等諸多仿燒的品種。但這些仿燒品種,由于地域和燒造條件的不同,南方諸定還是有自己各自不同的風格特征。比如,景德鎮的仿定釉色如粉,所以被稱之為“粉定”;“土定”的胎土較粗,胎骨偏厚,釉色偏黃,釉面有紋片;“南定”燒結溫度稍高,故釉面的玻璃質較強,釉色也在白中閃出青色。所有的仿定瓷品,在胎釉特征上,幾乎都不見北定的“象牙白”釉、“蠟淚痕”和“竹絲刷痕”三大基本胎釉特征。

  定窯器除黑釉器外多數都有花紋裝飾。裝飾手法從北宋早期到晚期先后有劃花、刻花和印花等多種。早期劃花系用竹簽類工具在瓷胎上劃成。所劃線條比較細,坡度很小,圖像自然豪放。刻花法比劃花法出現稍晚。刻花是用刀子在胎骨上刻成的,用的還是“一面坡”的刀法,刻線較寬,坡度大,圖像剛勁有力。有時候劃花和刻花也常出現在同一器物上。刻劃的花紋早期有蓮瓣紋、纏枝菊紋和蕉葉紋、回紋等,稍后又出現花果、蓮鴨、魚水、云龍等紋飾,而且在圖案一側常劃一細線,以凸出圖像的立體感。印花裝飾是用模子在胎上模印而成,始見于北宋中期,成熟于后期。定窯所印的圖案都是層次分明、線條清晰、繁而不亂的。主要題材以花卉為主,以牡丹、蓮花為多,次之為菊花。有纏枝也有折枝的。圖案講究對稱。此外,魚水紋、龍鳳紋和各種禽鳥紋也不少。花卉紋常見與動物紋相組合。仿品當然也可仿造印刻上述各種圖案,但常見進刀遲疑,線條呆滯,圖像木訥。印花的則是形象模糊,章法混亂。真品刻劃一氣呵成,圖像有一種流暢之美,仔細審察,不難識破。

  定窯之器中,有極少數是有款識的,如“尚食局”、“五王府”等,還有帶“官”、“新官”字樣的款,這些都是入窯燒制前刻劃在胎的底足上的,一般用楷書體,雖寫得不大規正美觀,但卻表現得自然有力。還有一些和宮廷建筑有關的款,是送到宮里后由宮中玉工后刻上去的,如“奉華”、“風華”、“慈福”、“聚秀”等。

  定窯的仿制,從宋到明清、民國、現代一直不斷。明清仿品,自有該時代的一些時代特征。近年按照當年圖譜所仿燒的一些贗品,胎釉和工藝均難以到位,無論胎質、釉色、分量和工藝等均無法與真品定瓷相比擬。了解了定窯的胎釉、工藝和裝飾特點,反復對照真品去審察,是不難將贗品剔除出來的。

【編輯】:弋旭   【責任編輯】:弋旭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寧ICP備16000719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彩票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