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史 -> 收藏
一支湖筆的前世今生
2017-06-22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陸麗萍

  原標題:一支湖筆的前世今生

 

 

 

  “一部書畫史,半部在湖州”。文房四寶之首的湖筆,積淀著數百年制筆業與書畫史的文化傳承。本期“觀天下”,我們將目光投向一支湖筆的前世今生,回溯湖筆制作甲天下的源流演變,追訪那些與湖筆有關的人文軼事。

  技術的發展、時代的演進,為傳統文化和傳統技藝帶來新的挑戰和新的機遇。湖筆,這一“努力再做500年”的“中華老字號”,讓我們清晰地看到傳統技藝在今天何以賡續綿延、生生不息。

  根脈在此,希望也在此。

  ——編 者

  從事湖筆制作40多年的制筆大師楊松源,在北京文博展覽會上為湖筆吆喝了五天后匆匆而回。顧不上喝一口水,他拿起圍裙往腰上一系,找出擇筆刀,瞬間完成了從制筆公司老總到楊大師的身份轉換。因為太多的湖筆訂單排著隊等出貨。

  湖筆,文房四寶之首。因為湖筆,有了“一部書畫史,半部在湖州”的說法。

  “湖州出筆,工遍海內,制筆者皆湖人。” 在小小的善璉鎮,幾乎家家戶戶會制筆,北京戴月軒、上海楊振華、天津虞永和、杭州邵芝巖等筆莊,都是浙江湖州人開設的。作為元代以來無可爭議的“湖筆之都”,作為興盛數百年的制筆業,湖州今天又有著怎樣的景致呢?

  毛穎之技甲天下

  明代謝在杭在《西吳枝乘》一書中稱贊湖筆“毛穎之技甲天下”,這也是對湖筆制作技藝最高的贊譽。

  湖筆究竟好在哪里?這個恐怕還是得由用筆之人說了算。

  都知道大書法家王羲之愛鵝,于是有了“書成換白鵝”的典故。殊不知,王羲之一樣甚愛湖筆。據說,王羲之為了得到心愛的毛筆,曾親手寫過《求筆帖》。機緣巧合,永和四年(公元348年),王羲之來到吳興(今湖州)當太守,當時的湖筆制作已出現了金銀銅和琉璃象牙筆桿,堪稱豪華。然而,王羲之撰寫的《筆經》卻理性地提出:筆桿越重,反而影響書寫發揮。湖州盛產竹子,于是,輕靈的竹梗從此就成為湖筆筆桿材料的首選。三年后,王羲之改任會稽(今紹興)內史。永和九年暮春之際,王羲之使用湖州帶去的鼠須筆和繭紙,成就了人稱天下第一行書的《蘭亭序》。

  在湖筆歷史上,對改進湖筆技藝貢獻卓著的,當推書法家智永禪師。智永是王羲之的七世孫。1300多年前,智永云游四方,歸宿善璉,見這里民風悠然,人們精工制筆,便在蒙公祠旁的永欣寺住了下來。智永禪師在善璉的30多個春秋,一邊孜孜不倦地臨池習書,一邊與筆工切磋技藝,使湖筆更適合書家的習書要求。用敗的五簏筆頭他舍不得扔,將其埋在蒙公祠南的曉園,還在石碣上親筆提了“退筆冢”三字。其生前還自制大筆一支,圓寂時竟抱筆而終,真可謂愛筆如命。

  此后,顏真卿、杜牧、蘇東坡等一大批名家相繼在湖州為官,他們在施展治郡才華的同時,在書畫藝術上都有相當高的造詣,當然,一個個也是湖筆的真愛粉。這股潮流到宋末元初的趙孟頫那里達到了極致。

  “日書萬字”的趙孟頫非常看重筆的制作方法及質量。稍不如意,就拆裂折斷重制,直到滿意為止。他對筆毫的選擇也更為嚴格,往往命筆工在可做數十支的筆毫中選出最好的毛制成一支。

  尖齊圓健良有方

  湖筆在文化史上的輝煌,離不開湖州善璉鎮上祖祖輩輩以制筆為生的龐大筆工群體。幾位傳奇筆工的制筆手藝備受一眾書家追捧。明初解縉在《筆妙軒》中稱道湖州筆工陸文寶時云:“聞君制作非尋常,尖齊圓健良有方。”

  相傳,秦大將蒙恬“用枯木為管,鹿毛為柱,羊毛為被”制得毛筆。雖然在蒙恬之前就有了毛筆,但蒙恬作為毛筆制作的改良者,一直受到歷代學者的認可。公元前223年,有一天,秦國大將蒙恬在打獵時看到一只兔子的尾巴在地上拖出了血跡,心中不由來了靈感。他取了一些兔毛,插在竹管內,試著用來寫字。可是兔毛油光光的,不沾墨。他又試了幾次,還是不行,隨手將那支“兔毛筆”扔進了窗外的石灰坑里。過了兩天,蒙恬無意中看見那支被自己扔掉的毛筆,重新撿起來看了看,發現兔毛變柔順了。他試著將兔毛筆往墨盤里一蘸,筆竟然變得十分聽話,寫起字來非常順暢,蘸一次墨可以連續寫好幾個字。原來,石灰水無意中對兔毛進行了脫脂。為紀念蒙恬,湖州把繞善璉村而過的小溪改為蒙溪,還在村里建了蒙公祠。

  湖筆后來的盛名與這位被湖州筆工奉為筆祖的蒙恬的傳說有著重要的關系,一方面說明了湖筆的悠久,另一方面也說明了湖筆很早就解決了制筆工藝中的核心技術。

  《烏程縣志》記載:“元馮應科制筆絕妙天下,時稱趙子昂字、錢舜舉畫、馮應科筆為‘吳興三絕’。”可見,在元代,筆工不僅繼承前代制筆方法和經驗,還不斷探索創新,制造出成名久遠的湖筆,同時也為自己贏得很高的地位和聲譽,甚至可以和當時頂尖的書畫大家齊名。當時人們愿以千金求買馮之筆。

  明清時期,湖州已成為當時宮廷御用筆的主要制作基地。明代李詡《戒庵老人漫筆》記載“弘治時,吳興筆工造筆進御,有細刻小標云:‘筆匠施阿牛’,孝宗見而鄙其名,易之曰施文用。”這是湖州筆工制筆進御的明確記載,小小筆工還得到了皇帝賜名,一時成為佳話。

  清朝康熙和乾隆兩位皇帝鐘愛湖筆,賀蓮青等湖州筆工所制湖筆專供朝廷。據史料記載,故宮里還有兩萬多支湖筆沒有開鋒。清乾隆四年,湖州有一位姓王的筆工隨考生一起進京叫賣。大試之日,有位名叫莊有恭的考生因為忘了帶毛筆正在考場外焦急,王筆工及時推薦一支湖筆給他。莊有恭在考試中得心應手,下筆有神,竟中了狀元。從此,讀書人競相購買王筆工的毛筆,還美其名曰“王一品”。現在,“王一品”依然是金字招牌。

  千萬毛中揀一毫

  制筆業有句行話:“筆之所貴在于毫。”唐代詩人白居易在《筆詩》中對毛筆制作的精練堪稱“千萬毛中揀一毫”。

  時代變遷,氣象更迭。今時,湖筆制作工藝顯然少了昔日的傳奇色彩,也再難見像趙孟頫“一筆不如意,即令拆裂重制”這般對筆有著近乎苛刻要求的大家,但湖筆和善璉小鎮依舊保留了那份最傳統的工藝。

  這門手藝在筆工心中舉足輕重,揀、浸、梳、落、撥、挑、抖、絞、連、裝、擇、刻……一支真正的湖筆,從皮毛剝離開始,須經過7個步驟128道工序。也就是說,你買到的無論是30元一支的湖筆,還是3000元一支的湖筆,都得走完這些程序,需要數位工人配合去完成,只會部分工藝的一個人是做不成一支湖筆的。

  一般來說,所有的動物毛都可以用來做成毛筆。目前市場上湖筆品種以毛料來分主要是羊毫、紫毫、狼毫和兼毫4種。

  羊毫,產自杭嘉湖地區的山羊毛含蛋白質多,又嫩又細帶鋒穎。聽筆工說,一只山羊一般產毛料150克,其中帶鋒穎的只有30克,而且全部產自脖頸和腋下。也就是說,一支上等的羊毫筆要用到一到兩只山羊的鋒穎。鋒穎,行話叫“黑子”,指羊毛尖端一段半透明有韌性的毛穎,這段毛穎越長、越透明,毛料越好。

  紫毫,俗稱兔毫,以野兔背上的紫黑色毛為最佳。

  狼毫,則取黃鼠狼尾巴上的毛。

  兼毫,取軟硬兩種毛拼在一起而成。

  湖筆以羊毫為主,一來羊全身的毛都可以用來做筆,毛料充足;二來羊毫蓄墨足,彈性好。按毛毫的長短粗細、色澤差異、有鋒無鋒的,分揀出40余種類型筆毛料,以適應傳統制作各種規格毛筆或用于筆頭不同部位所需。

  將分揀好的毛料交給水盆工,主要工作是在水盆中對毛料進行浸洗、篩選、梳理、整形,把筆毛料加工成半成品筆頭。這道水盆工序包含20多道小工序,一個好的筆工一天只能完成兩到三個質量上乘的筆頭。由于雙手長年浸在水里工作,工人往往冬天長凍瘡,夏天皮膚爛。一直以來,水盆工都是女子,所以得尊稱“水盆娘娘”。

  像水盆一樣,以生產工具得以命名的制筆工序還有蒲墩——對用作筆管的竹梗原料進行逐根分選、加工和檢驗。因舊時筆工是坐在一個蒲墩上進行操作的,故而得名。

  結頭是將水盆工做好的半成品筆頭經過曬干,先用絲線將其根部捆扎,然后將松香在油燈上加熱,把熔化的松脂涂在筆頭底部黏結,防止脫毛。

  裝套,顧名思義,將筆頭和筆桿按規格對號進行裝入。筆工稱“裝得好的筆頭從筆桿中拔出時會‘嘣嘣’響”。

  擇筆又稱為修筆,對已經正式安裝在筆桿中的筆頭進行最后的毛毫整理,將筆頭中的斷毛、雜毛、沒有鋒穎的毛一根根地剔出。舊時上海、北京等大城市,街頭常有湖州筆匠擺個小小筆攤,他們賣筆少,修筆多。一些書畫名家慕名而來,請修筆師將禿筆換添毫毛。生意雖不起眼,收費卻比買新筆高出兩倍。新顧客來買筆,修筆師請顧客在宣紙上寫幾個字,然后按各人用筆的特點一一加料配好。

  刻字是目前唯一可以用機器來代替的制筆工序。在筆桿上刻上筆的商品名和生產單位字樣,古時,還要將產品名刻在筆桿上,例如:50兩蘭蕊,意即100支蘭蕊毛筆售價為50兩白銀。當時是不允許小販隨便加價的。

  努力再做500年

  2006年,湖筆制作技藝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2007年,文化部確定的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中,湖筆制作大家邱昌明入選為唯一一位制作技藝傳承人。16歲那年,邱昌明師從當地著名制筆老藝人姚關清,而姚關清一生就帶了邱昌明一個徒弟。在湖筆制作業界,一般學習一道制筆技術需要3到7年,而邱昌明只學了兩年多時間,師父就讓他開始獨立制作出口日本的高檔羊毫湖筆。頂級紫毫葫蘆式筆頭的制作方式原已失傳,近年來由邱昌明研制得以再現。

  在漫長歷史歲月中,毛筆化作傳遞親情的家書、化作書香門第的儒雅,化作華夏文化載體的見證。然而,當代書寫已顯沒落寂,從毛筆到硬筆,再到鍵盤無紙化,毛筆基本上退出日常書寫工具的行列。書法也與實用書寫脫離,成為一種須專門學習的藝術。失去了最廣泛的使用群體,市場銷售大幅下滑,毛筆產業整體上的萎縮也就成了必然的趨勢。

  近年來,在傳統制作技藝還在維系傳承的情況下,工藝和技術的退化也十分明顯。事實上,部分傳統產品的制作技藝已經失傳。傳統湖筆制作技藝失傳的危機更直接地表現在制作技工的后繼乏人。目前在湖州各主要湖筆生產企業中,40歲以下的筆工已屈指可數。由于做筆實在太苦了,一些制筆大師不愿自己的子女再從事這個行業,一些制筆世家四代五代后也出現了傳承斷代。

  好在,還有很多人堅持著,還有很多如楊松源一樣的制筆大師。

  湖州有湖筆博物館,展陳著湖筆的前世今生。湖州從2002年起就開始舉辦大型的湖筆文化節,一直堅持到現在,每一年都是傾城而動。散落在湖州的各種湖筆館生意還算興隆。這里的學校都有書法繪畫課,課外的各種書法繪畫工作室更是充滿了街頭巷尾。不知從什么時候起,很多年輕人又開始愿意學習制筆了。2016年,湖州市的湖筆生產和經營企業共有102家,家庭作坊187家。生產湖筆1468.4萬支。市湖筆協會組建了“湖筆旗艦店”電子商務平臺,線上線下實現銷售總收入1個億。雖然產值不大,但湖筆界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句平實的話:雖然我們做不了500強,但我們努力再做500年。

  好,就先再做500年。

【編輯】:荷蓬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寧ICP備16000719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彩票软件下载